页面载入中...

特朗普私人律师愿为弹劾案作证:要揭露拜登的腐败 - 全文

admin 嗯叫的再浪一点公车 2020-02-13 230 0

  小说中现实的画面和神话意蕴水乳交融,相得益彰。太古虽然不大,却包含了成为一个完整世界需要的一切。太古不仅是波兰某处的一座落后村庄,同时也是一个“位于宇宙中心的地方”,或者可以说是自远古以来,便已存在的宇宙的一块飞地。它是天国的再现——虽是变了味的天国,是人类生存的秩序同大自然和超自然的秩序直接接壤的地方,是人和动植物构成的生机勃勃的有机体,是宇宙万物生死轮回、循环不已的象征。

  太古既是空间概念,同时又是时间概念。太古是时间的始祖,它包容了所有人和动植物的时间,甚至包容了超时间的上帝时间、幽灵精怪的时间和日用物品的时间。有多少种存在,便有多少种时间。无数短暂如一瞬的个体的时间,在这里融合为一种强大的、永恒的生命节奏。太古的时间由三层结构组成:人的时间,大自然的时间(其中也包括,人的意识和想象力的各种产物的时间(如溺死鬼普鲁什奇和化成美男子跟麦穗儿交媾的欧白芷的时间),以及上帝的时间。这三层时间结构将叙事者提及的所有形象,所有现实和非现实的存在形式,完整地、均匀地交织在一起,共同构成一首既具体又虚幻的存在的交响诗。太古的时间,亦如宇宙的时间,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,只是不断变换着新的形式,从形成到分解,从分解到形成,从生到灭,从灭到生,无穷无尽。

  太古作为一座具体的普通的村庄,是个远离尘嚣的古老、原始、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神秘国度,在这里繁衍生息的人们过的几乎是与世隔绝的日子,自古以来就固守着自己独特的传统,自己的习俗,自己的信仰,自己分辨善恶的标准。在他们的想象里,有一条看不见的界线是他们通向外部世界不可逾越的障碍,这条界线之外的大千世界,对于他们不过是模糊的、虚幻的梦境。对于他们,太古处于宇宙的中心便是很自然的逻辑。

  太古的象征意义在于,人们在心灵深处都守望着一个被自己视为宇宙中心的神秘国度。在快速变革、充满历史灾难、大规模人群迁徙和边界变动的世界上,人们往往渴念某种稳定的角落,某个宁静而足以抗拒无所不在的混乱的精神家园。奥尔加?托卡尔丘克在答波兰《政治周刊》记者问时曾说,她写这部小说似乎是出自一种寻根的愿望,出自寻找自己的源头、自己的根的尝试,好使她能停泊在现实中。这是她寻找自己在历史上地位的一种方式。

  上面说了LCA的那么多特点和优点,但是它的问题仍然不少。其最大的问题是尺寸太小。增加可用空间和起飞重量这是战斗机改进不变的主题。谁的战斗机空间大,油多弹多,空中续航时间长,雷达功率大,谁在空战中就占便宜。整个三代机的改进史都是按照这个套路来的。LCA也在不断增大,但是注定属于一架轻型战斗机,而且是载弹量有限的轻型战斗机。

  第二个问题是,它的起降性能可能仍然不是很理想。上面谈到了LCA这种大后掠角无尾三角翼的最大问题是起降性能差。尽管舰载版LCA采取了一些措施提高其起降性能,但是从印度方面公开的图片来看,其降落迎角仍然比较大,是通过大迎角来换取低的进场速度。这一点不得不说,基本型的LCA最大迎角达到了26度,比一些实用边条翼加梯形翼的三代机还大,这赋予了该机出色的大迎角低速飞行能力。但是舰载战斗机着舰如果迎角比较大,不利于观测飞行甲板,给着舰带来困难。这还是在基本空载的情况下着舰,如果其携带部分弹药返航,其着舰将更加困难。此外,印度航母采用滑跃甲板,LCA的起降性能还会进一步限制其起飞时携带的燃油和弹药重量,其作战半径和续航时间不会太高。大概也是出于这种考虑,印度目前正在设计的LCA MK2的海军版在其尾部增加了两片袖珍型平尾,以进一步提高起降性能。

  拖拖拉拉的研制进程让LCA战斗机在隐身战机面前更加落伍

  最关键的问题是,现在已经是21世纪20年代了,战斗机不隐身,好意思说是先进战斗机?照这个势头,LCA舰载版5年后兴许能达到服役状态。但那时候,不隐身的战斗机,还能有多大活动空间?

  美国城市学大师刘易斯·芒福德在《城市发展史》中提到,理想之城可以标注时代的高度,城市不光是工作的、商业的,更是文化的、社会的。人是城市发展的最高价值,人民的宜居和内心感受,理应成为城市的尺度。这既是对城市的理想,也是个人的理想。

  对于《回天三年提升计划》的执行者而言,他们知道,建设一个理想的城市,从建设一个个理想的社区开始、从举办一场场理想的社区活动开始。北京市回天社区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张多表示,“城市的本质在于提供一种有价值的生活方式,每一个社区都是一座缩小了的城市。“理想之城的建设无法忽视社区、家园与个体,无法忽视诗意与边缘,“而以‘回天跨年’为代表的社区整体营造行动,就是要提供建立关系的平台,只有建立了有共识基础的关系,城市社区才能迸发新的生机。”

  据介绍,“回天理想之城”的关系营造主要包含三个层面。第一层是‘人与物的关系’,通过完善周边基础生活设施,围绕“社区1刻钟生活圈”产业布局和赋能,促进社区创业及就业,在离家最近的地方平衡好工作和生活,实现便利、有品质的生活;第二层是‘人与他人的关系’, 通过打造丰富多样的、高品质的文化活动,聚合和激发同类社群的主观能动性,为邻里守望的社区打基础,从而重返邻里互助、有温度的熟人社会;第三层是“人与自己的关系”,通过生活、教育、工作等各个层面工作的开展,让每个人的兴趣和自我都有落地空间,最终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和终身成长。

  如今,杨鹏的作品《装在口袋里的爸爸》的发行量已经超过了2000万册,而且作为曾经迪士尼授权的作家,他还有更大的计划。“现在我一方面是在延续我自己童书方面的创作,比如说《装在口袋里的爸爸》、《校园三剑客》等,还建立了一支国际作家的团队,用迪士尼的方式来打造这支团队,走出去。”

  在杨鹏的团队里面,有来自美国、加拿大、英国、澳大利亚等英语国家的科幻作家和童书作家,目的就是创作出能够让外国人接受的中国故事:“我想做的事情就是让更多的外国人,特别是欧美人能够接受我们的童书。按照我们中国人的理念,用迪士尼的操作方式,用西方人的写作方法,来创造中国人的故事,共同创作出面向中国以及世界市场的童书。”

  20世纪初期在艺术领域,传统观念与现代思潮在巴黎交相辉映,各种创新艺术流派异彩纷呈,莫奈、塞尚、雷诺阿、毕加索、马蒂斯等艺术大师享誉国际,彼时的巴黎俨然已是世界文化艺术的中心,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国的艺术家。中国青年艺术家们赴法求学,冀望于学习西方代表“现代性”的艺术,以期打破中国传统艺术的瓶颈。他们开启了中国美术教育和艺术创新的崭新气象,成为后人敬仰的百年巨匠。

  无论是林风眠、李金发、吴大羽、林文铮、徐悲鸿、潘玉良,还是刘海粟、汪亚尘、方君璧、常书鸿、郑可、曾竹韶、刘开渠等等,这些亲手塑造中国现代艺术面貌的大师,都曾是留学法国的艺术生。他们在中法、古今文化艺术的碰撞下,探索出了属于自己、属于时代、属于民族的艺术语言、风格与精神追求的新天地。

admin
特朗普私人律师愿为弹劾案作证:要揭露拜登的腐败 - 全文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