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第三届“美丽世界-国际学生公益媒体艺术展”在上海奉贤启幕

admin 日本一级黄片录像 2020-03-04 160 0

  2008年,木偶头雕刻(江加走木偶头雕刻)进入第一批国家级非遗项目扩展项目名单。

  电影开场,瘦弱的祥太在强作镇定的治的掩护下,使出了并不怎么高明的偷窃伎俩。在他稚嫩的脸上与不知所措的小动作中,看不到紧张和恐惧,只有对未来生活的迷茫。眼前这位少年的形象,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狄更斯笔下的“雾都孤儿”。同为无父无母的可怜儿童,同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边缘人,同样被迫成为一名小偷,祥太和奥利弗退斯特的人生走向颇为相似。在《雾都孤儿》的结尾,奥利弗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和家人团聚,重获幸福人生。在《小偷家族》末尾,祥太也告别了曾经共同生活的治,毅然决然地坐上了巴士。可等待祥太的,会不会是大团圆结局?抑或是另一段悲惨生活的开始?没有人能说得清。

  在狄更斯看来,奥利弗能够重获幸福,是因为世间的爱总能战胜暴力和犯罪。在小说的最后一页,作者写道,“谁要是没有强烈的爱,谁要是没有仁爱之心,谁要是对以慈悲为准则、以关怀一切生灵为其伟大特征的上帝不感恩戴德,谁就绝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幸福。”这是《雾都孤儿》的主旨,也是贯穿于狄更斯写作生涯的重要思想。在他的代表作《双城记》中,狄更斯就态度鲜明地指出,暴力不能解决根本问题,而理性与宽容,善良和爱才能建立起一个和平与和谐社会。

  那么,祥太的悲惨遭遇,是因为是枝裕和的电影中缺少善良和爱吗?相信熟悉其作品的观众,都不会这么认为。《无人知晓》《步履不停》《比海还深》《海街日记》……一路走来,是枝裕和的镜头语言里,总是洋溢着平静与温情。在《小偷家族》中,两场戏完美继承了其艺术风格。一是毫无血缘关系的一家人凑在屋檐下,欣赏着根本看不到的烟火表演。二是众人还在海边手挽着手嬉戏,树木希林饰演的奶奶坐在一旁,喃喃自语道:谢谢你们了。

  本文经未来事务管理局授权转载自《不存在日报》,原题“我们需要韩松,正如好莱坞需要迪克”。微信公众平台:‘不存在’(ID:non-exist-FAA)

  “获得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‘最佳长篇小说金奖’的是:《驱魔》,作者韩松。”颁奖人念道,然后韩松缓步上台,没戴往常那顶磨边儿的鸭舌帽。

  他习惯通过眼镜和帽檐之间的缝隙观察人间,但这次,他可以暂时休息一会,换我们来观察。

admin
第三届“美丽世界-国际学生公益媒体艺术展”在上海奉贤启幕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